苍天顺

吹安吹安,大概……大学之前都要指绘哭唧唧

楚路

啊反正就是无聊撸的而已……官方撒糖方式真6……没名字我取不来…恩,文笔还渣,见谅见谅见谅(重要的事说三遍)


       路明非盯着小魔鬼给的那个手机发呆。他没把那张师兄勒着他的照片调出来看,他有点怕,如果被把师兄的存在抹掉的人发现的话,说不定连这张照片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   现在找师兄的线索除了那个姓鹿的学生,几乎什么都没有。路明非根本想不到用什么方法去找,他只知道,既然记得师兄的只有自己,那无论如何也必须要找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 路明非一点都不怀疑师兄存在过,开玩笑!除了师兄谁能当师心会会长?谁次次给他帮忙?如果不是师兄那样牛逼哄哄的人也干不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 刚刚从苏小研的病房出来,路明非在仕兰中学门口不显眼的位置坐着,他总觉得这个地方师兄的存在感特强,当然如果门口的雕像的脸不是自己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 “路明非?”

        哎呦我去 谁哦居然认得出我……应该不是学校里的学弟学妹之类的吧都不叫我师兄哎……路明非抬起头来,瞬间傻了 。

       " 我的妈呀师兄啊是活的师兄啊啊啊啊啊〃路明非已经在内心刷屏了。连手机都掉了下去,亏的被面前的人一把接住。

        “师兄师兄师兄?!我没看错吧是楚子航吧是吧是吧?!”路明非几乎是吼出来的,只是声音都差点没发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 面前的楚子航显然被吓了一跳,稍微愣了愣,还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 “你在这里干什么?学院最近应该没有什么任务。”

       路明非没回答,他不关心这些,反问道,“师兄你呢?怎么在中国?”他看了一眼仕兰中学门口的雕像,卧槽,果然不是自己的,换成楚子航的了。

       “我也有好久没回家了,还是得看看她。”她肯定是指苏小研。不愧是师兄!好男人!

       路明非总归还是不信的,不说路鸣泽,自己怎么可能发疯在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下跑来中国?掐自己已经不行了,刚刚差点都把指甲给崩了,是真的疼。

        路明非颤巍巍的打了个电话给诺诺,但是不在服务区。啊?发个呆的空人都跑没了啊!

       楚子航盯着路明非一遍又一遍打给芬格尔和诺诺,实在看不下去了就开口道,“诺诺还在岛上修学,芬格尔在古巴里收不到的。”

      卧槽?路明非也想的七七八八了,敢情是自己发疯,真的一个人来中国了?不不不怎么会呢,学院也不会放人的……路明非呆愣愣的盯着楚子航,嗯,还是很像啊……不应该是假的啊,鼻子眼睛嘴巴耳朵头发那哪都像。

       大概是路明非想得太久,在楚子航眼里他就是以一个震惊的表情石化了而已。总之楚子航伸出手在路明非头上糊了两把,道:“不知道你想些什么……但如果是噩梦的话,忘了就好。”

       当然,楚子航糊头之后,路明非才真的傻了。我去啊啊啊啊啊啊师兄什么时候这么温柔过啊啊啊!!!

        但是楚子航就那样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 虽然有黑色美瞳,不过总能感觉到那美瞳下的眼睛是有感情的,师兄是在关心他啊。

       “嗯。”


       路明非醒的时候,对上的路鸣泽的瞳孔,小魔鬼还是笑嘻嘻的。鬼知道他又打什么主意啊……

       路明非小小的迷茫了一下,日,那刚才还是梦是吧?亏的老子眼泪都要惊出来了……

       “大半夜的你又有什么事啊?又没什么要你帮忙的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哪能啊。我这是看哥哥你找的太幸苦了,弄个梦犒劳犒劳啊。”

       路明非差点一巴掌扇过去。“犒劳个鬼!那你倒是把楚子航他找回来啊!”做个梦就算了,做梦还半夜醒!幸好我没什么起床气啊,说不定就发飙把小魔鬼揍一顿呢?

       “行啊,四分之一生命,我帮你找,要知道找到的难度很大哦。”操我知道!你别用这种方式强调!路明非腹诽。“嘛,保证找的到啊,换吧换吧换吧!”小魔鬼笑着。

        路明非突然很不想理他,总感觉让人心里不舒服,但是就是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   于是他把自己埋进被子里,闷着说了一句“不。”就不吭声了,等了半天,小魔鬼没反应,掀开被子一看,已经走了。

       路明非其实知道路鸣泽绝不会做无用的事,但是想不通,这个梦……有用吗?

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 “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  


评论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