苍天顺

吹安吹安,大概……大学之前都要指绘哭唧唧

霍格沃茨AU

我我我瞎写的!!安哥拉文克劳设定,雷狮斯莱特林!我写这个只是想写他们拌嘴!!好了要交手机了以及这是个TBC…剩下的这周马不完了!下次回来马!【这周……有十六天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 是个霍格沃茨都知道斯莱特林与格兰芬多不合,这个是历史遗留问题。但是,斯莱特林和拉文克劳杠上……而且两人都是级长,这就相当难得了。
  吓得走廊上的格兰芬多都躲了躲(赫奇帕奇们已经走了),绕开还在言语攻击的两个人。
   “拉文克劳级长,真不知道和我杠上有什么意思——劳驾,你能不能躲远点儿?你这样子和格兰芬多有什么不同?”

    走廊上的格兰芬多们不满地嘟囔了声。可惜没几个爱出头的,不然现在就能看到有人冲上去和斯莱特林理论。

    “路都是一条路的,斯莱特林级长,我也不是故意和你一路,梅林知道我多希望有不同的路走啊。”拉文克劳翻了翻白眼。
   “那我可以告诉你下个路口的时候,别向左,直走——这样在到邓布利多那儿之前我们都不会再碰上了。”
   “得了吧——为什么不是你去走那边?”
   “因为从一开始就是你在唠叨!拉文克劳!”
   “嘿——瞧你这话说的,级长就能碰到人了不说声对不起么?”

   是这样的,下课后,两位级长穿越走廊时,一位抱着少说有6本书的赫奇帕奇姑娘也匆匆跑过,就在门口的地方和斯莱特林撞了一下,梅林作证这个时候斯莱特林还在和他的弟弟——三年级的领导人卡米尔谈话,被撞的时候他还顺手扶了扶这个赫奇帕奇姑娘。
    然而,在拉文克劳级长视角看来就有些不一样——就像是他碰到了这姑娘还给姑娘来了一下的样子。

   “……”斯莱特林沉默了一下,还没有反应过来,“什么?”
   “刚刚你在走廊上撞了个女孩——而且你还推了她一把!甚至没道歉!”拉文克劳振振有词。
    “安迷修。”
    “怎么?”
    “我劝你去配副眼镜!是那姑娘撞过来的!我不过是扶了一把!”斯莱特林咬牙切齿,“所以斯莱特林在你眼里都是要吃人的么?霍格沃茨最后的骑士?”
    “……哪个姑娘会撞向一个斯莱特林啊请问?!”怕是斯莱特林的姑娘也不敢撞你吧?!
    “上次你救下的那个说你没马的姑娘。还有,说的还像是我有意撞她似的——我吃饱了撑的么?啊,梅林!我干嘛和你扯这些!”
    “……”安迷修一下哑了。
    雷狮从喉咙里挤出一声冷笑。
    两人陷入了诡异的沉默,安迷修没再开口,也不知道是因为那个“没马”,还是因为雷狮并没撞人这事——或许两者都有?

   打破的沉默的是校长办公室前的一个真正的格兰芬多——
   “我没记错的话这节魔药课是斯内普教授的吧。”
   “是啊?”安迷修回答之快就像是个跟班。
   “那很好,估计格兰芬多可以扣下十五分。因为缺席。”满意地翘了翘嘴角,雷狮绕过了因听到这句话而一下子呆了的格兰芬多,径直去向校长办公室。
   
    金在门外想着,得了吧,说得好像斯莱特林就不扣似的——凯莉也不在的好吗。这个傻孩子显然还没有认识到斯内普教授有多么的护短,但是没关系,这节魔药课之后他就会把这事刻在脑子里了。

   再从办公室里出来的时候,全员脸色都不怎么好。
   今年魁地奇不办了,魔法部干的好事,今年有什么活动,替掉了魁地奇。邓布利多说接下来晚宴会让全校知道,在这之前先安抚一下群众。
   你都知道他们会知道还非得撑到晚宴?霍格沃茨瞒得住啥?魁地奇也能让那什么破活动替掉?雷狮气得牙痒,一是魁地奇,二是邓布利多。
   “安莉洁……我的冷热流!别告诉我用不成了!”
   “冷热流?”
   “我的光轮!改造过的!”
   “我不在意啦。”
   “……”
   斯莱特林冷哼一声,由于过于生气他甚至懒得吐槽。

   “我想给邓布利多来个obliviate(一忘皆空),这样我们是不是还能来场魁地奇,大哥。”午饭时将事情告诉了卡米尔与帕洛斯,卡米尔如是抱怨到,把蛋糕戳烂了些。
   “我也想,想想就好,卡米尔,”顿了顿,雷狮好像想起什么似的,“反正咱们可以借训练的名义打不是吗。”
   卡米尔:……!!

   晚宴之前这个消息就传遍了学校,哦,魔法部,雷狮望着闹哄哄的格兰芬多,一群义愤填膺的拉文克劳,风中凌乱的赫奇帕奇,在心里翻了个白眼,看着安安静静笑看三家的斯莱特林心情又好些。
   “卡米尔,你把借训练场的事告诉佩利了吧。”
   “……嗯。”
   “很好,那让他去叫格兰芬多找个日子和我们打。”
   “好的大哥。”然而就在卡米尔要转去告诉佩利时,就听到礼堂诡异地安静了一下,抬头,看到从拉文克劳那里起来一个人站了一下,然后,往斯莱特林走来。
   卡米尔看到斯内普教授的眉毛跳了跳。
   这个人是安迷修。
   拉文克劳的五年级级长。
   也是拉文克劳的魁地奇队长。
   他现在站在斯莱特林的魁地奇队长面前。
   他说:“能约个时间和我们来一场魁地奇吗。”
   雷狮眉毛跳了跳,所以你不该去找格兰芬多么?!

   礼堂再次爆炸,格兰芬多的人都站了起来,不少人冲着斯莱特林吼:“见鬼的和格兰芬多抢!”“别!和我们啊!”“梅林的袜子!他怎么敢!”
   雷狮若无其事:“你看,我说你适合格兰芬多。”
   “我不得不说,就名字而言,你也很适合格兰芬多。”安迷修笑笑,“那么,作为斯莱特林院队长,你的答复是?”
    “我接受。”雷狮嘟囔着,“不过还是会和格兰芬多比的,卡米尔,去吧,两场不算什么——”
   然后佩利在格兰芬多众人复杂的眼神中,顶着那黑社会般的身高,走到银爵面前。剩下的格兰芬多难得不吵吵,听他准备说什么。
   神近耀:他要是敢嘲笑我们,就neng死。
   佩利:我老大问你们打不打……魁地奇。
   银爵:打。
   格兰芬多沸腾。

   邓布利多并没有阻止他们这样的行动,甚至还挺乐意的。然而,在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比赛前,银爵失踪了。
   当晚晚宴的时候,有人在禁林边上发现了他的尸体。现场有明显打斗痕迹。
   “大概和银爵对打的人用了无声无息?现场只有银爵的锁链,连魔法都没用上。”
   “关于黑魔法我们了解不多,安迷修。现场还有黑魔法残留气息。”
   “……恶党,我就随便说说。”
   “就当是那样吧,聪明的拉文克劳——呵。”
   “……劳驾你告诉我那句‘呵’什么意思。”
   “自己猜去。”
   吃瘪安不爽的去结账了。雷狮一瞥,是扫帚的护理工具,这才想起,就算格兰芬多出了事,也对斯莱特林的魁地奇比赛没影响——就在一周后,斯莱特林会对上拉文克劳。
   可惜没格兰芬多称托,不然斯莱特林会更强。

   一周后,在所有人都有空的下午,斯莱特林正式对上格兰芬多。
   看台上早早坐满了人,斯莱特林全员以及拉文克劳全员,一部分赫奇帕奇——他们本来是要与格兰芬多对上的,结果出了事,但还是不愿错过魁地奇,另一边就是格兰芬多,寥寥几个人,魁地奇球员只来了一个。
   突然两边传来欢呼声,是双方进场了。
   看台上的金撇撇嘴,终于知道为何赫奇帕奇还是来了那么多的女孩子了。双方的队员出场,两边都是姑娘们激动的呻吟,到处都是类似“嘉德罗斯!看我!!”“骑士!安迷修笑一个!”“雷狮————!!”“格瑞!!”的声音——唔,格瑞?好吧……他是挺受欢迎的没错……紫堂看到金一下子泄了气。
   “哎?安迷修的扫帚是怎么搞得?”
   “……”
   “雷狮的扫帚也挺奇怪的。”
   “……”
   “啪。”
   “嗷!凯莉你拍我干嘛!”
   “安静些——他们不过是把自己的扫帚改了改——”

   比赛开始。
   这边嘉德罗斯和格瑞开始满场地找金色飞贼,那边雷狮正将一个游走球打出去——打向安迷修。
   “看见了没,雷狮大概有增加重量——而且没有使扫帚速度降低。”
   安迷修一个俯冲——“唔,速度精度有提高。”
   接住了鬼飞球,这个时候卡米尔逼近——要撞上——然而并没有,安迷修躲开了。并试图突破由佩利来的游走球和身侧卡米尔的干扰——拉文克劳的人呢!
   “见鬼的这什么解说员?谁请的!”
   “抱歉——是他自己来的。”
   “那你为什么而道歉?”
   “我没有拦住他——”两人被一个游走球隔开。
   “来吧,男孩们,咱们认真一点好么!”伴随这这句怒吼的是随之而来的斯莱特林喝彩——斯莱特林进球了。这个游走球也是拉文克劳队长打出来的。安迷修默默地闭嘴,假装自己不是个话唠。
   嘉德罗斯看见金色飞贼躲在一个拉文克劳的背后,不幸的是格瑞也看见了,眯了眯眼,嘉德罗斯放开速度追去——
   “别!都别过来!”在金色飞贼旁的雷狮表情一下变得阴沉,拉起扫帚与他保持距离低吼——“你谁啊?!”
   这一声拉回众人的视线,只见雷狮死死地盯着的人面部有些扭曲,眼睛鼻子眉毛都像在扭——“变形药水!我见过!就是这么变的!”
   在变形药水的作用下,那人挤出了一个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的表情。转身抓住金色飞贼, 朝最近的雷狮打去,雷狮慌忙上升,还是被金色飞贼砸中扫帚,在空中晃了会儿。
   “sonorus!(声音洪亮)”
   随后还傻着的人都听到雷狮的声音——“所有人!离开这里!去找邓布利多——或者随便一个教授!总之先走!”
   如梦初醒般,一些人拉着一些人跑,随后大家都跑出了场,然而——这个人看起来是冲着安迷修来的。
    大部分的魁地奇球员都跑掉了,剩下嘉德罗斯和格瑞在旁边骑着扫帚帮忙收拾乱跑的球,以及被追的安迷修和认命帮忙的雷狮。
    “哇哦!”再次躲开那人的游走球之后,安迷修和雷狮撞到了一起——“该死的你干嘛!”雷狮拉稳自己的扫帚顺便带稳了安迷修之后,又推了一把安迷修,用后坐力躲过还没被抓住的金色飞贼。
   “雷狮!”
   “蛤?”
   “我相信你帮了那个姑娘了!”
   “蛤?!敢情你之前还不信是吧?!”
   “……”
   金色飞贼已经被嘉德罗斯抓住了,那这个人之后——扑了过来。
   安迷修抽出魔杖,“Relashio!(力劲松懈)”
   然后被躲了过去,是向下——“colloportus!(快快禁锢)”
   打不中——而且还在被逼近——等等,他的扫帚是不是太快了点!
   转眼见就被他近身——然后那人,并没有拿出魔杖!干嘛!无杖魔法!还是说要肉搏啊!
   安迷修有点崩溃,“Impemente!(重重阻碍)”
   难得见了次效!那人愣了愣,还是没有解咒,而是跳了过来!对,跳了过来!本来就极近的距离使得安迷修没躲开,,,眼睁睁看着那人爪子挥过来——然后被雷狮一脚踹开,雷狮则落在了安迷修的扫帚上,扫帚沉了沉。
   “喂,安迷修,那人身上有黑魔法的味道啊。”
   “哦。”
   “你就这反应?!”  
   “我该有什么反应?!被黑魔法眷顾的欣喜?”
   “……”   
   .“还是说……”
    “闭嘴。”
    加上雷狮的重量,扫帚飞得更慢了,雷狮,“扫帚飞来。”接住扫帚后轻松跳上去。
    那人在空中说了什么,浮在空中。
    “飘浮咒?”安迷修和雷狮分散开,往上提升,“不为人知的黑魔法?” 
    “我叫你闭嘴。”
    “……”

评论(3)

热度(50)